數字報

“千古奇冤,江南一葉”這樣見報

2021-05-31 13:31:06|圖文來源:新華日報

“千古奇冤,江南一葉,同室操戈,相煎何急!?”周恩來關於皖南事變的題詞,是中國人“教科書級”的記憶,一同進入記憶的,還有突破國民黨檢查登載這句題詞的《新華日報》。

1941年1月4日,皖南新四軍軍部直屬部隊等9000 餘人,在葉挺、項英率領下開始北移。當部隊到達皖南涇縣茂林地區時,遭到國民黨7個師約8萬人的突然襲擊。新四軍英勇抗擊,激戰7個晝夜,終因眾寡懸殊、彈盡糧絕,除傅秋濤率2000餘人分散突圍外,少數被俘,大部壯烈犧牲。軍長葉挺談判時被扣押,副軍長項英、副參謀長周子昆突圍後遇難,政治部主任袁國平犧牲。

皖南事變發生後,國民黨對外宣稱新四軍“叛變”,海內外一時疑雲四起。作為在國統區唯一公開發行的中共中央機關報,《新華日報》義不容辭地承擔起向世人澄清事實真相的任務。

揭露真相,奔波走訪爭取各界支持

“《新華日報》得到皖南事變的消息是在1941年1月11日,當時周恩來、葉劍英等南方局領導正在報館與工作人員共同慶祝《新華日報》創刊三週年。”江蘇省檔案館研究館員劉維榮介紹,當時中共南方局的機要送來關於皖南事變的中央急電,周恩來看後,當即將新四軍被圍剿的消息透露給大家,這時現場電燈突然熄滅了(戰時重慶電力不足,經常停電),過了一會才又亮起來。周恩來意味深長地説:“黑暗是暫時的,光明一定會到來!”

1月12日,《新華日報》發表慶祝創刊三週年的消息,在引述周恩來的講話中插了一句話:“新X軍最近在向北移動中被敵寇重重包圍。”

這是《新華日報》最早透露的關於皖南事變的消息,短短十幾個字夾在兩千字的消息中並不顯眼,其中使用“敵寇”兩字則是一種臨時處置。當時,“敵寇”一般指日本侵略軍,這裏借用來指稱國民黨的反共頑固派,既可以對付國民黨的新聞檢查,又表達了對國民黨破壞抗戰消滅新四軍的痛恨。

襲擊新四軍後,國民黨反共氣焰十分囂張。1月17日悍然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名義宣佈新四軍為“叛軍”,取消新四軍番號,將葉挺交軍法審判,並通過中央社編髮消息強令各報第二天刊登,還要配發反共社論。周恩來指示《新華日報》拒絕刊載,並立即打電話向何應欽抗議,指出:“你的行為,使親者痛,仇者快。你們做了日寇想做而做不到的事。你何應欽是中華民族的罪人!”周恩來還同葉劍英在紅巖村召開南方局、八路軍辦事處和新華日報報館的工作人員會議,積極佈置各項應變措施,研究《新華日報》的鬥爭策略,決定派社長潘梓年、石西民到與新華日報關係較好的報館説明情況,爭取支持。

潘梓年和石西民走訪了新蜀報、新民報、大公報等報館夜班編輯部,向朋友們説明國民黨製造皖南事變的真相,表示中國共產黨為了國家民族利益,將堅持團結抗戰,盡力防止分裂,希望同行考慮大局、主持正義,對中央社歪曲事實、污衊新四軍的稿件予以抵制。

“但在當時重慶的輿論環境下,報紙如果拒登中央社的稿子,便意味着報館關門,甚至招來更大禍害。不過這些報紙第二天在刊登中央社稿件時,都作了淡化處理。”南京師範大學新聞學院教授胡正強説,與《中央日報》《掃蕩報》等國民黨報紙用大字標題醒目位置刊登稿件不同的是,《新民報》《國民公報》等幾家媒體對蔣介石的反動《通令》或不作評論,或僅泛泛寫一點應付的話。

一報兩版,周恩來親寫題詞和輓詩

“國民黨策劃的圍剿新四軍事件是有計劃、有預謀的。他們明白,如果讓共產黨將事實真相大白於天下,必然使自己陷於輿論困境中。於是,國民黨新聞機關強迫重慶各報只能刊登中央社提供的新聞通稿,不得自行採寫稿件。”胡正強説,《新華日報》寫的揭露皖南事變真相的消息和駁斥國民黨反動軍令的社論,全都被新聞檢查所扣押。不僅如此,國民黨當局1月17日晚還派檢查人員和憲兵坐鎮編輯部,監視編排、印刷。

當晚,周恩來親筆寫了“為江南死國難者致哀”的題詞和“千古奇冤,江南一葉,同室操戈,相煎何急!?”的四言輓詩,準備刊登在次日報上,但這時國民黨的新聞檢查官還在報館坐等檢查第二天出版的報紙。胡正強説,為了繞過新聞審查,《新華日報》決定當天刊印兩個版面,一個用來應付新聞檢查官,另一個刊有輓詩的版面大量印刷。

1月18日,周恩來的題詞和輓詩佔了《新華日報》二、三版中間很大篇幅。“文字蒼勁有力,文辭正氣凜然,這是對皖南新四軍將士寄託的無限哀悼。”胡正強説,周恩來寫的題詞和輓詩,不是新聞稿,但又具有極強的新聞性和暗示性,是一種特殊形式的新聞報道。天剛矇矇亮,工作人員便分途把報紙發送出去。清晨6點多鐘,印有周恩來題詞的《新華日報》送達讀者手中,貼滿大街小巷的閲報欄。等到別家報紙開售,重慶各界人士已經讀了周恩來的題詞和輓詩在議論紛紛了。

此事令國民黨高層大為震驚,立即派大批憲警特務,四處撕報,追捕報童,搜查訂户,鬧得滿城風雨。有外國記者甚至以80元代價搶購一張當天的報紙,皖南事變的消息很快傳遍世界各地。

為進一步揭露國民黨頑固派的陰謀,周恩來還專門找了新華日報的章漢夫、徐冰和南方局軍事組的李清、薛子正等,在葉劍英主持下,研究、起草了《新四軍皖南部隊慘被圍殲真相》,由《新華日報》19日趕印成傳單散發。《真相》聚集了眾多能人的智慧,材料紮實確鑿,説理透徹,一目瞭然,皖南事變頓時大白於天下。

事後,毛澤東從延安致電周恩來表示,南方局和《新華日報》對皖南事變的應對處理非常好,“收到來示,欣慰之至,報紙題字亦看到,為之神旺。”

“中共針鋒相對、義正詞嚴的鬥爭和處理皖南事變的嚴正立場、合理主張,以及以德報怨、團結抗日的決心,贏得了全國人民、各民主黨派、海外僑胞、國民黨左派與國際進步力量的廣泛同情和支持。”劉維榮説,國民黨在皖南事變中把國共合作關係推到了破裂的邊緣,共產黨如不反擊,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就將名存實亡;如反擊過當,國共將完全對立,統一戰線徹底破裂,則於民族抗戰大局不利。通過《新華日報》刊登周恩來題詞這樣相忍為國的方式來實行政治反擊,揭露國民黨當局破壞抗戰的圖謀,爭取了中間勢力的同情和支持,宣傳共產黨堅持抗戰堅持民族統一戰線的勇氣和決心,使極度危急的國內時局得以扭轉,黨在全國的政治地位空前提高。

艱難鬥爭,《新華日報》度過隨時被查封危機

胡正強告訴記者,當時的國際三大勢力中,英美不贊成蔣反共,蘇聯則明確表示如蔣不停止反共,蘇將不再支持國民政府武裝、物資和軍事人員。最出乎蔣介石預料的是,他1月17日發佈命令和談話的第二天,日寇便開始調配7個師團,於24日發動對河南的大進攻。日寇認為,蔣驅逐華中共產黨軍隊去華北破壞了日本人利益。蔣介石欲以反共來博取日寇停止進攻,結果卻弄巧成拙,火上澆油。

中共圍繞皖南事變所作的鬥爭,寸步不讓。

1月20日,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決定在蘇北重建新四軍軍部,任命陳毅為代理軍長,劉少奇為政委,讓中外人士看到新四軍還在抗日戰場上堅持作戰;1月22日,中共中央提出解決時局問題的十二條根本辦法,包括要求嚴懲何應欽等人,釋放新四軍被扣、被俘人員等,周恩來又以解決這十二個問題作為中共參政員出席會議的條件,提交國民參政會,要求討論,以期恢復國共團結,堅持抗戰。3月7日,《新華日報》根據南方局決定,發表《中共參政員未出席本屆參政會真相》一文標題,並刻意“開天窗”示眾;又於3月10日另出兩個版增刊,發表《中共七參政員不出席參政會之全部文獻》,向各界人士詳細公佈事實經過,迫使蔣介石不得不作出正面答覆,表示“保證今後絕無剿共的軍事”,希望中共參政員能在參政會共聚一堂。

在此期間,潘梓年先後5次致函國民黨當局,就報紙遭受嚴重迫害提出抗議。國民黨中宣部亦不得不復函稱:“已批覆對《新華日報》予以保護矣。”

接着,2月10日,國民黨中宣部轉達蔣介石手諭:“以後憲軍警及黨政機關,非奉本委員長命令,均不準對《新華日報》及中共人員稍有擾亂為難事。”至此,雖然稿件被扣、報紙被沒收、報童被拘捕仍在繼續,但《新華日報》隨時被查封的危機暫時避免了。

責任編輯:朱皓